科技新媒体《硅谷密探》: 下一步要做能沉淀的内容

一个看不清脸的神秘人,头戴黑礼帽,一身立领风衣,半弓身子,常年混迹硅谷。它与泛科技爱好者为善,擅于挖掘全球科技精华。

2016年,不少创投人找它,工程师看它,媒体人读它。人人都喊它“硅谷密探”。它不是一个人,是一个生在美国的华文科技新媒体。

硅谷密探LOGO

 

2017年1月,硅谷密探获700万元PreA轮融资,总估值为5000万元。为何它初出茅庐,就能在百家争鸣的科技媒体界杀出重围?

“硅谷的很多盛事,我们都在现场,活动没结束或者刚结束,就能拿到一手消息,第一时间全网发布。”硅谷密探主笔卢毅说。联合创始人秦备也说,因为核心团队深耕硅谷,能做出独家、深度的海外科技内容。

硅谷密探办公室位于硅谷北部的圣马特奥,距离硅谷南部的圣何塞不到一小时车程。亲临科技大会现场、造访大学实验室、参加初创者的DEMO DAY、对话创业孵化器,成了谷密探探员们的日程组成。

硅谷密探第一篇百万级阅读量文章《麻省理工的一帮疯子,真的实现了随意操控万物!》正是探员借助地缘优势和敏锐嗅觉探测出的。文章介绍的是,麻省理工大学媒体实验室花了三年时间研究出帮助人类连接实际物体,并个性化操控其功能的工具RealityEditor(现实编辑器)。譬如,使用者可以用手机摄像头指向台灯,然后固定这个画面,之后便可以在手机界面上随时随地控制台灯开关,仿若在科幻小说和电影中出现的场景。

用摄像头固定住台灯画面(左)后,即可在任一地方开启台灯(右)。 图片来自网络

 

接近世界前沿科技的核心自然是硅谷密探的重要竞争力,精准的内容定位是其二。秦备介绍,硅谷密探一开始就是泛科技爱好者所设,关注的是行业的干货与精华。硅谷密探将报道内容细分为人工智能、虚拟/增强现实、智能硬件、生物医疗、办公协作等方面。

每一领域都由具有相关专业背景的探员负责,力求解读准确。如负责人工智能报道方向的探员卢毅是麻省大学人工智能方向研究生,曾在国际人工智能联合会议(IJCAI)等学术会议上发表过多篇论文,目前开设《AI严肃说》专栏。

“(探员们)既有工程师的专业背景,也有记者的科技触觉。”秦备说。这种特质让硅谷密探在科技新媒体中脱颖而出。

在利用新媒体平台分发了500多篇海内外企业、创业项目的独家报道,并积累了165万订阅用户后,硅谷密探说要开始走“传统媒体”之路。这貌似是逆势而行,但背后自有缘由。

“对于一个新媒体而言,可能更追求的是热点;但对于媒体来说,更追求你的内容是不是能沉淀下来,是不是有价值,(是不是有)更长远的传播效应。”秦备说,“比如说林丹出轨,即使是科技号也要硬要拿来炒一下,不管切得是不是生硬,都要去套一下,我们可能就不太会去做这样的事情。”他介绍,硅谷密探的下一步是要做更有价值的内容,如产品分析、专家采访、行业报告。

“深入硅谷的最核心的创业圈子里面,通过内容去聚集资源,这个才是真正独一无二的内容。”联合创始人李攀在2017年初的一次受访中分享道。

他们通过主动接触硅谷的孵化器和大量的公司,发掘有价值的科技资讯。找到选题后,硅谷密探会先去充分了解目标公司或目标产品,“报道一个产品之前,最好用一用它”。随后,团队会从产品的创新性、商业模式的创新性、技术的创新性、用户交互设计水平,以及创始人故事的独特性几方面衡量选题的价值。

在新媒体常见的依靠标题党和花式吐槽获取粉丝用户的方式是硅谷密探要舍去的。“这种内容对我们吸粉有帮助,但是没有什么沉淀……还不如真正去获取100个高质量的用户。”秦备说。

当然,追求内容的品质并不意味着硅谷密探会丢掉以往深入浅出的语言特色,段子依然可见。卢毅说:“段子是在给读者奖励,就是阅读过程中让读者能够思维上获得一些愉悦。”如此,读者更容易阅读和接受文章所传达的内容。

硅谷密探团队合照。 图片由硅谷密探提供

 

2015年5月成立,同年12月获罗辑思维力荐;2016年3月获300万元天使融资,同年6月获腾讯T+新媒体大奖;2017年1月,再获700万元PreA轮融资,总估值达5000万元;单篇文章最高阅读量达800万,全网文章阅读总量逾1.5亿。

汕大师生对话硅谷密探。樊林君/摄

 

问答:Q代表汕大记者,A代表硅谷密探。

Q什么样的人关注你们

A:硅谷密探的典型用户群体分为投资经理、创业者、天使投资人、科技爱好者、机构投资人这五类,这里面包括这个徐小平(中国著名天使投资人)、经纬创投的张颖等等。

Q:那用户分布呢?

A:目前的话,我们的用户有接近20%在海外(主要是北美华人用户),中国大陆的话差不多有78%左右。然后中国用户还是以大城市为主,像北京、深圳、上海分别占到32%、24%、21%。男女用户的话,男生会比较多一点,男女比例大概为7.3:2.7。

Q:硅谷密探是怎么找到有价值话题

A:一是参加DEMO DAY,就是初创者向投资人PITCH的活动,去发掘一些新的产品和想法;二呢,是主动去结识不同的创业公司和孵化器;三是通过身边朋友的相互介绍,朋友知道我们在做这样一件事,就会主动介绍一些好的公司和项目给硅谷密探;四就是与广告客户相互合作,实现资源互换。

Q:可以介绍一下你们的内容创作过程吗,像选题、构思、写作。一般完成一篇文章需要花多长时间?

A:选题是一个很头疼的事情。因为基本(来说)选题决定一篇文章重要性。对我们来说,因为我们要做很多采访。很多时候,得先去了解这个公司和产品怎么样:觉得它的产品有创新性,或者说它的商业模式有创新性,或者说它的技术有创新性,还有它的用户交互做得特别好,就大概三四个点去衡量一个好的产品。如果觉得这个产品不错的话,我们就会主动去联系他们,说想要采访他们。所以中间,我们要去做大量提前的联系工作。

构思的话,其实只要有足够多的素材,写作相对来说就会容易很多。写作的话,我们一般都会在写完初稿之后,会由编辑去编辑,还有美工去美化。一篇文章平均的话,两天左右,差不多。但是,有些文章又会快一些。再采访可能两天半。

Q:那目前有多少人在做这样一件事

A:我们有10名全职人员,7名在硅谷(含2名主创),3名在国内,就是北京。硅谷和北京的分别是内容与运营团队,后者主要负责与广告商接洽、渠道分发等工作。还有一些兼职的写手和志愿者。(他们在哪里?)很多地方吧,像英国、瑞士啊,他们也在做采访。

下一步,我们计划在瑞士、英国、以色列、德国等地设记者站,并在全球招募志愿者,希望能将具有“硅谷精神”的、有创新性的东西传播出去。(硅谷密探不局限在硅谷?)对,硅谷更像是一个创新精神的象征吧。

Q:怎么能做到持续推送读者感兴趣的“鲜货呢?

A:我们每天北京和硅谷两地都会开会,大家一起讨论、判断。那在美国这边,也会有定期的选题会,大家把觉得好的东西提出来,编辑和作者觉得可以,就去做。我们认为,做好对身边知识的积累,才能对行业有更准确的判断吧。所以说,“鲜货”还是得实打实地通过采访活动、阅读美国科技媒体文章和参与行业峰会等方式来获取。

Q:除了带用户“读硅谷”硅谷密探好像带他们“看硅谷硅谷”

A:嗯。“看硅谷”的话,就是我们之前出品了一些与硅谷著名的创业公司领袖、大公司的高管啊,以及一些投资人的访谈。另外的话,我们最近也在做一个街头采访的内容,比如说大家怎么看无人车的发展啊,怎么看人工智能对未来的一些影响。这一块是短视频。“去硅谷”的话,目前我们会跟第三方机构合作,做一些硅谷的考察,包括我们也会同一些线下的机构去办培训,帮助那些不仅仅要看(文章)内容,可能他们真的要实实在在学东西的人。我们希望能够深度服务这样一群人。

Q:那硅谷密探未来的发展目标是什么

A:核心还是在媒体,就是提高媒体的影响力。我们希望能够一些推出权威性的行业领域报告,包括出版能够帮助国内创新创业的教辅书啊,以及实现中美投资、融资的对接。

 

 

文:谭玮

编辑:陈舒琦,樊林君